简介:自康熙十五年一场巨大的水患之后,年轻的康熙帝设科开举招纳治河贤才,二十四岁的落第举子陈潢脱颖而出,长于治河。年轻的康熙帝不拘一格,将他简拔而出。陈潢与同样有志于治河的靳辅搭档,跨越半个世纪的栉风沐雨,历经了康熙朝几次大政治风波。年轻敢言的陈潢死于奸臣结党的污蔑之下,临死前留下治河名著——《河防述要》。康熙五十一年,台湾收复,准噶尔平定,黄河安澜,河水转清。康熙帝探访扬州,见到了河神庙。庙中塑着靳辅、陈潢的雕像,仁人志士,遗爱自在民间 。定档海报

康熙坐轿回宫,侍从们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前行。康熙在路上向高士奇提起了太子不久前患了病,幸好请来了神医开了药方,太子服了药后就康复了。高士奇猜到了是哪几味药,关于医学,他竟然也能说得头头是道,康熙忽然闭口不语,吓得侍从们噤若寒蝉。片刻过后,康熙一脸赏识拍了一下高士奇的肩膀,夸赞高士奇博学多才,连医学也精通。高士奇一脸谦虚客套了几句,康熙决定多读些奇书,到时再考考高士奇。高士奇跟康熙开玩笑,希望有朝一日输给康熙。高士奇出宫前往一家书店,让掌柜找几本书,这几本书都是康熙感兴趣的。掌柜找到了其中一二本,高士奇坐到桌边翻看,看得津津有味,一边看一边吃烤饼。康熙晚上与太子在床上玩乐,皇后来找康熙,康熙假装赶太子下床,证实自已想跟皇后同房。太子下了床又往床上爬,康熙扮出无奈的模样,让皇后自便,他先陪太子玩。康熙拉上了布帘,隔开了床铺。皇后站在床边,眼泪横流。不久后,康熙得知皇后病重,赶紧上门看望皇后。康熙的到来让皇后无比欣慰,皇后逝世后,孝庄坐在屋外,心情低落,她意识到了不应该逼康熙立皇后。康熙走到孝庄身边,宣布自已以后不再立皇后了。深夜,康熙被下人叫醒,三藩成功平荡了。这是康熙一直以来做梦都想实现的愿望,康熙连夜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龙袍,在下人的陪同下召集亲信大臣们。行走在宫中走道,康熙吩咐下人赦免一些犯人。亲信大臣齐聚康熙身边,高士奇铺开纸,提笔写词庆祝平三藩,本来平三藩是喜事,高士奇却在词中写下收复台湾的诉求。收复台湾也是康熙的愿望,三藩已经平了,收复台湾自然也得提上日程。康熙想派边防军出征台湾,边防军不太识水性,让明珠有些为难,明珠向康熙倒苦水,边防军如果要收复台湾就得坐船,在登陆台湾前必定发生海战,打海战一向是大清的弱项。康熙认同明珠的观点,他认为大清军队确实不擅长打海战,但是可以先练水性。到时收复台湾,康熙决定善待郑氏后人。高士奇给康熙出主意,提醒康熙的生辰将至,到时召集全国各地官员上朝祝贺,顺带提议能征善战的官员出兵征讨台湾。康熙觉得高士奇的主意属于耍心机,不过,康熙急着夺到台湾,吩咐索额图和明珠操持生辰宴。惠妃带领大阿哥回宫,大阿哥见到舅舅明珠后,提起自已网罗了一个道人,该道人活了四百多岁了。明珠认定道人是坑蒙拐骗之徒,就算是道人高僧,别说活四百多岁,就是活一二百岁的也几乎没有。大阿哥对道人的年龄深信不疑,他曾经亲眼看到道人施展法术,并非是装神弄鬼。明珠若有所思,面色立时一变。…
高士奇侧趴在地上,向康熙讲述靳辅治河期间的遭遇。刺杀靳辅的民女父亲是一名河工,在洪灾期间被洪水夺去了性命。靳辅在灾后强行逼沿岸百姓搬迁,民女眼见自已家园被毁,再加上父亲治水灾死于水里,民女失去了理智,手举一把剪刀刺杀靳辅。剪刀幸好不锋利,再加上民女没几斤力气,只是伤了靳辅一些皮毛。靳辅受伤后并没有问责民女,只要能治好黄河,再往他身上刺几剪刀,他都乐意。康熙听完高士奇讲述的靳辅遇刺经过后,相信靳辅是个好官,绝不会跟贪官同流合污。康熙与阿席熙有旧情,俩人从小一起长大,高士奇帮阿席熙说好话,得到了康熙宽容。索额图挽着高士奇的手臂,从屋里出来,正眼也不看等在门外想见康熙的徐乾学。高士奇出宫一趟,把治理黄河产生的纠纷处理得漂漂亮亮,让索额图无比佩服,索额图没好气的提醒徐乾学无需再等待康熙了,康熙不打算见徐乾学。索额图热情万分拉高士奇走,高士奇回头一脸同情看向徐乾学,做为兄弟,他还是不希望徐乾学在官场上载跟斗,但有索额图在场,他不便与徐乾学多说几句,在索额图的带领下去喝酒庆祝。索额图带领高士奇到宅院喝酒,他提醒高士奇,宅院是阿席熙送给高士奇的谢礼,感谢高士奇网开一面没有赶尽杀绝。高士奇收到宅院大礼,惶恐不安。索额图提醒高士奇无需紧张,一幢宅院对阿席熙来说是小意思,当一个月官就能赚到一幢宅院了。康熙亲临靳辅住处,靳辅见到康熙后,头脑不开窍,习惯性的提起了公事,谈论修理黄河。康熙提醒靳辅离岗期间无需谈公事,此次前来,他有好东西要给靳辅看。靳辅跟随康熙走出房间,赫然发现妻子站在院里。晚上,靳辅让儿子做了一桌菜,为妻子接风洗尘,妻子自始至终一言不发,让靳辅有些纳闷。妻子神色悲愤,数落靳辅救灾期间失踪获救后,不往家里写信,靳辅因为当时被捕了,没功夫写信给妻子,他的行为险些害死了妻子,幸好妻子坚刃不拔,挺了过来,不然早就自尽了。靳辅有愧于妻子,握住了妻子的手,保证自已以后会多关心妻子。靳辅进京向康熙提出一些工作变动,他要求精减一些不必要的河务,很多岗位其实都是可有可无,相当于养了一些不干正事的河工。康熙同意靳辅的提议,靳辅回到管治地,召集河务官们议事。靳辅提出以后出了什么大事,由他来承但,但是他丑话说在前头,如果在场的河务官有中饱私囊的行为,就会死在他的剑下,他特意让下人摆上一把康熙亲授的宝剑,这把宝剑将成为他斩杀贪官的武器。河务官们接受了靳辅的分工方式,其中两名官员治水有高见,获得陈潢重视,陈潢委任两名官员重任。…
阿席熙邀请勒辅到府上,清点赈灾款项。陈潢决定亲自点款项,阿席熙却提出自已亲自查账,看看需要赔付百姓多少赈灾款。陈潢看出了阿席熙的用心,阿席熙又想拖延时间,如果由他清点账目,不知道要清点到猴年马月。陈潢示意坐在一旁的徐乾学主持公道,徐乾学却神色为难,半响过后却帮阿席熙说好话。陈潢气得命人抬走了款项,在回府路上休息的时候,陈潢挥鞭抽打路边的一棵树,他越想越气,好兄弟徐乾光不帮自家兄弟也就算了,竟然与贪官同流合污。勒辅与陈潢住窝棚,与流离失所的百姓们同甘共苦。高士奇忽然赶了过来,他受康熙皇命,前来处理勒辅与阿席熙的纠纷,原来,康熙猜到徐乾学无法主持大局,特意派高士奇跑一趟。高士奇去阿席熙府上,开门见山不多说废话,提出查阿席熙的账,阿席熙向徐乾学使眼色,徐乾学帮阿席熙说好话,却遭高士奇冷脸相待。高士奇办事不像徐乾学婆婆妈妈,阿席熙无可奈何,只好暗中吩咐心腹向当地富豪借款,先填补账目亏空,做做样子给高士奇看,等到高士奇查清了,再把借款如数退还给富豪们。阿席熙也不清楚到底亏空了多少库银,心腹告诉他,一共需要填补六百万银俩,吓得他面色大变。事已至此,他只能向当地富豪借款,应付完了高士奇就立即奉还。阿席熙派心腹借到了六百万款后,设宴款待高士奇,惺惺作态。高士奇板着一张脸,不给阿席熙好脸色看。阿席熙忍无可忍撕开了伪装的嘴脸,杀气腾腾宣布自已是当地的首脑,高士奇不过是个谋士一类的小人物而已,靠花言巧语取悦皇帝。高士奇见阿席熙撕破了脸,也就不再给阿席熙半点面子了,当场宣布查清了阿席熙府里的款项后,次日早上就运回京城。阿席熙本来计划三天内退还六百万给富豪们,他一听高士奇要把所有款项拉回京城,情急之下企图吩咐手下拿下高士奇。高士奇早就做了准备,征得勒辅许可,调用勒辅的兵马。高士奇还拿出了皇帝给的圣上箭令,见箭令如见皇帝,在场所有人吓得纷纷下跪,阿席熙也没了之前的气势,赶紧跪在地上。高士奇宣布徐乾学办事不力,撤除钦差大臣职务。他吩咐勒辅的手下立即去清点款项,次日他就立即运走款项。天色大亮,高士奇一觉睡醒,阿席熙守在床前,他已经服了软,哀求高士奇网开一面。高士奇查到了阿席熙走私铜获利,他表示可以帮阿席熙压下走私铜的事情,然后让阿席熙卖了铜就能填补六百万了,又能把富豪们借的款归还。阿席熙喜出望外,向高士奇表达谢意。高士奇回京,徐乾学身着布衣,牵着一头驴,苦丧着脸向陈潢道别。陈潢提醒徐乾学是文曲星下凡,不应该自毁形象。徐乾学与高士奇回到京城后,在门外等旨,康熙宣高士奇进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