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米朵爱上了钻石公司总裁萧亮,条件的悬殊使米朵望而却步,不敢表白。然而,一场车祸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车祸整容后的米朵变得苗条漂亮,她应聘进入钻石公司工作,成为了一名设计师助理。经历了失恋失业的双重打击后,米朵意识到美貌并不是获得爱情的通行证,她不再被美貌和丑陋所困扰,她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珠宝设计师。米朵在职场上经历了种种挫折,她屡败屡战、不言放弃。米朵的乐观积极深深吸引了萧亮,她终于收获了梦想与爱情。与此同时,好友雷奕明始终以朋友的身份守护着米朵,在帮助米朵实现梦想的过程中也情不自禁的喜欢上她,米朵面临着朋友与爱人之间的选择。最终,米朵远走比利时,去完成设计师的梦想 。克拉恋人剧照

  米朵四处寻找雷奕明未果,她告诉高雯,自己决定出国,不想再待在这个城市。高雯问她问什么不和萧亮在一起,米朵告诉她雷奕明走后,她和萧亮根本不配在一起。三年后,雷奕明在电视上看到米朵回国,还要担任通灵公司设计总监。雷奕明心潮澎湃,他指着电视上的米朵告诉同事,那是他最爱的女人。晚上雷奕明到酒吧喝酒,远远看到一个美女便上去搭讪。美女回过头,竟然是他魂牵梦绕的米朵。雷奕明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轻描淡写地与米朵寒暄。米朵告诉他自己回来是为了一个重要的人。雷奕明心中很不是滋味,因为他想米朵一定是为了萧亮回来的。米朵提出要到雷奕明家里去住,雷奕明赶紧劝住,因为他怕当着她的面说出自己始终不能忘记她的大实话。第二天一早,米朵就为雷奕明送来早点。米朵看到雷奕明极力掩饰对自己的感情,有一种恶作剧般的胜利感,她就要偏偏接近他,看他极力掩饰的慌乱。雷奕明躲到酒吧想找个临时女友来撑撑场面,拾回一点面子。米朵追过去,像极了到酒吧抓老公的小媳妇。米朵动情地告诉雷奕明,过去都是他在保护她帮助她等着她,现在她想反过来对他好等着他。雷奕明忘情地拥吻了米朵。隔天,沈东军约见了雷奕明,告诉他萧亮已经走了,还说了米朵刚回国找他谈话的事。那天在咖啡馆里,米朵和他相对而坐。米朵告诉他,自己在国外三年已经想明白了,谁才是自己最爱的人,所以她这次是为雷奕明回来的。她说过去的米美丽向往爱情的种子倾慕着那片遥不可及的天空,而当她努力长成大树使她可以仰望天空时,她才发现土壤一直陪伴着她的成长。大树可以离开天空却不可以离开土壤。而雷奕明就是陪着自己成长的土壤,萧亮就是那片自己仰慕的天空。雷奕明听到沈东军转述的米朵的这些话后心潮澎湃,脸上却不动声色的问沈东军为什么告诉自己这些。沈东军半真半假地说,帮助他这个情敌有利于自己家庭幸福。两人相视而笑。雷奕明现在心中有数,他故意想恶整米朵。他告诉米朵自己有一个女朋友,他想向女朋友求婚,他让作为发小的米朵陪着她。米朵得知雷奕明要向别的女孩求婚心里难过极了。她强装笑脸地陪着,没想到最后一刻雷奕明拿着钻戒单膝跪在了她的面前。那一刻米朵幸福地与雷奕明紧紧相拥。(全剧终)…
  沈东军悲壮地向高雯表白完后,看到高雯如同受到惊吓般地逃离,沈东军失落极了。他垂头丧气地离开咖啡馆,走到拐角处突然看到高雯站在拐角。沈东军不明所以,高雯却告诉她自己想过了,愿意勉强给他一个机会,就算他破产她也不介意养个小白脸。沈东军愣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一把搂过高雯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米朵到公司时,同事们表情紧张地告诉她,林子良召集了众董事正在开会,要罢免萧亮的职务。米朵冲到会议室,正听到林子良标榜自己同样是萧总的亲生儿子,让众董事支持他。米朵告诉大家林子良根本不是萧总的亲生儿子。米朵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林子良慌慌张张地将自己的身份证等证件交给刘思源,让她赶紧去机场定飞机票,随便去哪个国家都行,只要出国就可以。因为现在股东们要调查他的身世和他过去做的事。林子良接着又去找雪儿,让她卖掉自己的股票。雪儿却将林父叫了出来,林父告诉林子良自己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雪儿,因为雪儿说是他的女朋友。雪儿借机威胁林子良放弃刘思源和自己在一起。林子良大怒,拂袖而去。按照计划林子良带着行李赶到机场,谁知刘思源不愿跟他一起逃离,因为这一走他再也回不了头。她希望林子良放弃原本不属于他的一切。林子良看到刘思源到现在还劝自己非常恼怒。刘思源这时才告诉他自己已经怀孕,她马上会和林子良有一个完整的家。她不想自己的孩子有一个有错不改的爸爸。林子良得知自己有了孩子内心受到巨大的震撼。他答应了刘思源勇敢承担自己的过错。此时沈东军之前寻找的合作伙伴通过了他们的合作计划,通灵公司危急解除,萧亮顺利地重新当上公司总裁。林子良也受到应有的惩罚。而米朵和雷奕明的婚礼也提上日程。在米朵家里,高雯听到米朵和雷奕明告诉她两人要结婚的消息,震惊的她刚喝的一口水都忘了吞,而是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愣了半响她赶紧向他们表示祝贺,但马上又不合时宜地问米朵有没有告诉萧亮。米朵的脸色马上晴转多云。雷奕明把高雯拉到屋外,问她为什么这个时候提萧亮。高雯理直气壮地告诉他,她特意这个时候提就是想试试米朵是否真的放下萧亮,她是在帮雷奕明。雷奕明对她奇怪的逻辑哭笑不得。而萧亮听说了米朵要结婚的消息顿时崩溃。他在酒吧里向雷奕明宣战,自己会把米朵追回来。雷奕明愤怒地对萧亮大打出手。失去米朵萧亮在这个城市这个公司一刻也待不下去,他坚持要回韩国,而且是在米朵举行婚礼的十点之前。萧亮坐在去机场的车上,回忆着他与米朵美好的过往,他打开车门向米朵的婚礼礼堂跑去。在米朵举行婚礼的礼堂,她的父母喜笑颜开,许多亲朋好友纷纷当场祝贺。但米朵的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她回到化妆间,呆呆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雷奕明悄悄地走到她身边,看到米朵的样子雷奕明心如明镜。婚礼时间到后,礼堂里只有米朵,新郎雷奕明却迟迟不见踪影。亲朋中开始议论纷纷。这时礼堂大门突然打开,却不是雷奕明,而是跑的满头大汗的萧亮。米朵回到化妆间看到雷奕明留在桌子上的纸条。雷奕明告诉她,他曾以为拥有她就是给她幸福,现在他想明白了,那种幸福只是单方面的自己的幸福,而不是米朵的。他还是应该退到米朵身后,在她的身后保护她。…
  萧亮对林子良逼问自己结婚的事感到可笑,又对他将融资的责任推到自己开发副线品牌的事上感到气愤。他告诉林子良,首先前几任总裁都没有出现过要靠联姻来发展公司的事,而且自己开发副线品牌的资金需求也在公司的承受范围之内,所以他推卸责任的说法没有道理。林子良被说的哑口无言。林子良气愤地回到办公室后,雪儿又逼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和自己确定关系。林子良还想找借口敷衍,雪儿威胁他自己帮他做了那么多事,如果他敢辜负自己欺骗自己,她一定不会放过他。林子良大怒冲雪儿发火。雪儿气愤地离开办公室,结果在公司门口遇到了正东张西望的林子良的父亲。林父向她打听公司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会不会对公司领导比如老总之类的人有影响。雪儿听他打听的事很奇怪,也很好奇。这时林父将自己办签证所填的表格交给雪儿,托她转交给林子良。雪儿才发现上次她帮忙办的出国手续根本就不是给刘思源的。米朵的辞职让萧亮心情很复杂。他到米朵家里找她,结果看到送米朵回来的雷奕明与她举止十分亲昵。萧亮心里很不是滋味。雷奕明走后,萧亮走到米朵面前,请求她回公司上班,帮帮自己。他还郑重地说自己已经对她没有感觉,所以请她也不要纠结,坦然面对自己就好。晚上雷奕明下班回来时给米朵带了很多有招聘信息的报纸,米朵告诉他自己决定回公司上班帮萧亮。雷奕明表情很复杂,但仍然尊重米朵的决定。孙菲菲约萧亮陪父亲一起吃饭。萧亮因为刚去找了米朵所以晚到了一会儿。孙父已经对他的迟到有些怒意,哪知萧亮来后显得心事重重,言语间对孙父又有些冲撞,孙父十分不满。萧亮也不愿多待,还没开始吃饭他就不由分说地告辞离开。孙父终于被激怒。隔天米朵重回公司上班后,孙菲菲向萧亮提出要借用米朵几天,因为她暂时缺个助理。萧亮却说米朵是设计师不是助理,果断拒绝了孙菲菲。孙菲菲告诉他自己也是股东,有权力调用公司员工。萧亮告诉孙菲菲,他们都很清楚两人是因为利益才走到一起,他不会用出卖自己的方式获得帮助,为此萧亮与孙菲菲闹翻。不久就传出孙家撤资的消息。林子良大喜,让秘书赶紧买下股票,他要成为公司绝对的控股人。米朵晚上在公司加班,告诉打来电话的雷奕明因为孙家要撤资全公司都很忙,她要尽力准备好新产品的设计。萧亮劝米朵早点回去注意身体,米朵问他是不是公司的融资出现问题,萧亮觉得这是米朵在关心自已。他告诉米朵自己对公司并不在意,而是在意其它的,米朵刚想辩解,萧亮却赶紧离开。公司的员工们质问萧亮,觉得他不应该只顾自己的感受而置其他员工于不顾,造成现在孙家撤资后的困境。萧亮找沈东军时,沈东军却理解和支持他的做法,还说自己一定会与他共同进退。现在沈东军要孤注一掷,大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悲壮。他决定在自己有可能变成穷光蛋之前对自己的感情有个了结。他约了高雯,告诉她自己目前的困境和可能一穷二白的后果。他把决定权交给了高雯,并告诉她自己以后没有资本再追求她,自己也不会再纠缠她了。高雯未置可否,感到沈东军有些莫名其妙,她赶紧离开了。沈东军倍感失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