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28岁的钱唯是个律师助理,顶头上司陆询是她的昔日同窗。钱唯认为陆询不念同学之情对她冷漠打压,皆因当年在校时冒犯过他,于是她一边怨天尤人,一边想着如何讨好陆询从而能摆脱职场困境。但在一次事故导致的昏迷中,钱唯梦到自己19岁的时光,意识到陆询对她的态度也许是另一种方式的关心。醒来的钱唯尝试走近陆询的内心世界,发现他正直且温暖的一面,也感受到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爱。钱唯反思自己的生活态度,不再将困境委过于人,重拾法律人的初心。在和陆询携手打造法律援助平台、帮助当事人的过程中,钱唯战胜心结、成熟起来;两人也解开误会,共同成长,慢慢走到一起。经历种种考验后,钱唯和陆询收获了事业和爱情,有情人终成眷属 。

李崇文收到蓝贺的消息,马不停蹄的赶到游艇,怎料却扑了个空。李崇文翻遍游艇也没有钱唯的踪影,于是询问蓝贺钱唯的下落,蓝贺其实想带李崇文离开,所以用钱唯的将他骗到游艇,李崇文叫蓝贺不要在妄想了,之所以会放弃就是因为有钱唯的帮助他才回到了最初的样子。如果时光回到当初相识的时候,自己一定不会下车,而且会把车开向正确的方向。蓝贺认为李崇文和蓝董事长一样,所有挡路者都得死。钱唯死于一场车祸,李崇文在逃亡过程中遭遇溺水身亡,蓝贺的话让人很害怕,李崇文还未醒过神来腹部就被蓝贺给刺中了一刀,之后就被人扔下了海里。钱唯回想起梦里遭遇车祸的场景,于是带好头盔,穿上防护背心到达了路口,果然一辆车子飞驰而来,这时,陆询也开着车直接朝着那辆车撞了过去,将钱唯给挡在了车子后面,两辆车加足马力的撞击声震耳欲聋,车子被撞飞面目全非。钱唯亲眼见到了陆询的奋不顾身简直不敢相信,只是她猜到了开始却猜不到结局,没想到最后还是陆询受伤和梦境完全一样没能改变。钱唯取下头盔冲向车子,只见陆询从车内钻出,幸好只是皮外伤,钱唯感动的热烈盈眶, 陆询想要陪钱唯面对一切,即便前路有许多未知。与此同时,李崇文被警察救起,余甜不顾自身跑到海边探望,李崇文看到余甜无恙嘴角扬起了微笑。ASE的案子开庭,李崇文作为污点证人将蓝贺的罪行全都讲了出来,而余甜也出庭作证。蓝贺认为人都是为名为利,不明白他们为何拼尽全力,却查证案件。陆询回想起大四时的宣言,自己不能做到罔顾法律,所以在法庭上自己更应该如实作证。最终蓝贺被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李崇文和余甜因为立功表现,判处一年徒刑。庭审结束后,钱唯和陆询感谢李崇文,李崇文却非常轻松,感谢两人将自己从悬崖边拉回。婚礼上,陆询想要提前看看新娘钱唯,诗韵作为伴娘阻止陆询进入化妆间,钱唯见诗韵喜欢婚纱,希望她和钱川也在同一天结婚,诗韵直言自己恐婚,因为钱唯家里有双胞胎的基因,自己刚脱离了父母的管教,如果马上结婚就可能有很多孩子,以后的日子就完了。钱唯听到诗韵的话,拿出戒指查看未来,发现自己被一群孩子环绕,本想找陆询商议,发现陆询被一群人围着,钱唯只好回到化妆间。钱唯决定回到医院看看未来的景象,发现开车来的人竟然是陆询,原来陆询看到他鬼鬼祟祟样子,便跟随其后,钱唯立即向钱唯道歉,自己想要看看未来的样子,两人决定丢下众人,来一场履行结婚。多年后的某一天钱唯从梦境中醒来,陆询就站在钱唯身边,钱唯告诉陆询她梦到了十八岁和二十八岁的陆询了,但是都没有现在的陆询帅。钱川和刘诗韵度假回去了,他们有了好几个孩子,屋里非常很热闹,而陆询也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送给钱唯,那是一对小金狗,陆询觉得还是现实比梦境中美丽的多。…
李崇文弥补了当时没有参加毕业宣誓的遗憾,感谢钱唯和陆询,钱唯拿起笔给李崇文毕业留言,认为李崇文并不是一无所有。李崇文只是感觉到一切都已经晚了,即便是忘记学习法律的初心。蓝贺向蓝董事长保证一周之内解决问题,希望钱唯和陆询能好好的。余甜主动找到李崇文帮忙,虽然李崇文不希望自己,但是自己去ASE做财务都是因为李崇文,李崇文并非冷血,将余甜安置在家里。两人分开始后,余甜将账目备份资料交给李崇文。钱唯做脑部检查,虽然没有转运戒指,但是依然梦到陆询被车撞倒的一幕。钱唯明白转运戒指并不能帮自己转运,自己做梦只是因为脑部复检的原因。李崇文等待同事们下班,然后悄悄的溜到财务室找资料,这一幕被蓝贺看到,原来蓝贺并不相信李崇文,早已监控他。圣诞节晚上,钱唯到制定地点见陆询,陆询带着看摩天轮,正巧天空做美飘起了雪。陆询送手套给钱唯,随其自然的将求婚戒指戴在她中指上,钱唯一感动立即答应了,但瞬间后悔了,因为自己还没做好准备,自己都还没洗。钱唯有个梦想,坐在湛英事务所的老板椅上转圈圈,陆询也有一个梦想,就是亲吻坐在老板椅上的钱唯,当两人正在腻歪时陶主任走了进来。陆询立即转身跟随陶主任出去,这时,陆询电话响起,钱唯看到来电显示是蓝贺,立即明白梦境即将要发生。钱唯与蓝贺约到周五在裕华会所见面,想到梦里的场景,想要独自见蓝贺,劝他放下杀人的念头。晚上,钱唯录制视频,说起自己梦到车祸,陆询为了救自己,一把推开自己,陆询却被车子撞飞。希望陆询看到这视频时不要怪自己,录制视频也是以防万一。钱唯想要帮钱川解决终身大事,两家人约在诗韵家的洗浴中心见面,钱唯见钱川被诗韵爸爸带走了一个多小时,担心钱川的安危,这时钱川搀扶着诗韵爸爸走了出来。原来钱川和诗韵爸爸一起到健身中心,诗韵爸爸提出比赛仰卧起坐,钱川担心被诗韵爸爸看不起,拼尽全力做仰卧起坐,反而没发现诗韵爸爸受不了了。当钱川发觉时候为时已晚,诗韵爸爸已经累得腰酸腿疼,诗韵爸爸见钱川轴得很,认可了他做女婿。钱唯解决完钱川的事情后,拿出礼物送给妈妈,如果到时候自己没时间陪她,就让他自己去看张学友的演唱会。妈妈看到后非常感动,一旁的钱川感叹钱唯就是结婚,怎么这么絮絮叨叨,感觉就像安排身后事一样。陆询想要和钱唯结婚,见钱唯舅舅不答应,误以为钱唯还喜欢以前的小陆询。钱唯让陆询等到海州市下雪再求一次婚,自己就会答应嫁给他。事后,陆询听广播知道冷空气袭来,即将降雪。李崇文发现蓝贺取走了一大笔资金,于是到办公室找蓝贺,正巧这时接到蓝贺的电话,想要救钱唯,就到制定的地点。…
陆询相信钱唯的梦境是真的,钱唯感到很无力,提前知道结果并不是好事,反而感到恐惧。陆询认为钱唯预支未来的能力,并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可以提前预防。律之庭剧组向湛英事务所和莫梓心道歉,感谢他们不计前嫌重签合同,保护了剧组的权力,追回了欠款。一时间,法唯在线得到了网友们的肯定,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陶主任发现上次打砸计划是抢账目证据,目的是拖延时间。钱唯拿到了青云计划历年资助的学生名单,顺藤摸瓜就能查出王若谷吃学生赞助金的事情。陆询找到学姐余甜,也是如今在青云做财务的人,余甜坦言当年贫困生还签订了补充协议,但却不愿意说出真相。王若谷知道陆询和余甜偷偷见面的事情非常气愤,余甜也不愿意替王若谷背黑锅,更何况余甜都知道王若谷亏空资助金的事情,相信蓝贺也不是傻子。钱唯提前查到王若谷和余甜的活动轨迹,故意让王若谷看到余甜和陆询见面,离间两人。果然,王若谷发现赞助金的事情被发现,转账到海外银行,对账单正巧邮寄到袁巧以前住的房子。陆询收到消息后赶往原来的地方查看,提前将自己行动轨迹告诉钱唯。王若谷发现陆询到老房子,将他反锁在屋内,提着汽油烧毁证据。幸好钱唯及时赶到,将锁砸开救出陆询。两人化险为夷后,陆询从车里拿出演唱会的门票,提及当年两人错过了的演唱会,如今两人都已经在一起了,错过的遗憾都能补上。王若谷被捕,青云计划很多东西都会被披露,警方搜寻余甜的下落,蓝贺安排手下一定要在警方之前找到余甜。这时,蓝贺的父亲董事长走进来,蓝贺看到后立即站起身,没想到父亲居然提前回国了,蓝董事长见蓝贺处理不好公司的事情,让她嫁人。这时,李崇文进来禀报,蓝贺已经找到了最好的会计事务所处理账目的事情,蓝董事长决定再给蓝贺半个月时间,半个月后蓝贺的哥哥回国。蓝贺把自己珍藏的杜鹃鸟标本展示给李崇文,杜鹃鸟是蓝贺在父亲书房捡的,蓝董事长告诉蓝贺杜鹃鸟为了抢走资源,会将最弱小的推下山崖,自己做这个标本就是为了他提醒自己不要成为被推下山崖的。钱川即将见诗韵的父母,心中有些不踏实,找到钱唯支招,钱唯认为诗韵父母愿意见他,说明他们认可钱川,见面是想看看钱川对诗韵好不好。钱川知道钱唯对李崇文有芥蒂,坦言那天湛英出事自己和诗韵及时赶到,是因为接到李崇文的电话。钱唯为过去的事情向李崇文道歉,理解李崇文当年提狼性协议时的纠结和痛苦,但是没想到帮助李崇文完成律师梦想的人,将他推入深渊,更加不希望李崇文多年的努力,为ASE公司陪葬。李崇文知道没有回头路,决定不再与钱唯见面,钱唯拿出李崇文妈妈留下的吊坠,希望他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