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在城市漂泊惨遭爱情事业双重打击的社畜郑达前(乔欣饰)意外得到了一笔拆迁款,返乡生活的她在旅途中遭遇了一场火流星引发的磁暴,来到了平行时空。破碎的家庭重归完整,错失的初恋慕子李(马思超饰)也奇迹出现,无法返回原世界的郑达前抓住这次机会,将以前的遗憾一一弥补。然而,正当生活有了起色,火流星再度出现,郑达前和慕子李即将成为被分割成两个世界触不到的恋人 。开播海报

过节后,店铺每天都有盈利,米蓝高兴的很,见老严和郑达前都无精打采的,提议喝酒庆祝一下,但被老严拒绝。慕子李到店铺找郑达前,严肃地约郑达前出去说话。米蓝见此很是奇怪,不知道他们到底出了啥事,老严心里清楚,却不能说。郑达前见慕子李表情愧疚,一下子猜出他要留下来。郑达前耍赖地表示,自己也不走,但慕子李劝她,还是应该离开,这样老严的郑达前才能回来,而自己也会在下一个流星雨来临时,回去找她。郑达前被即将到来的分别惹得红了眼睛,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来。慕子李也很难受,他紧紧地抱着郑达前,很快就要分离的感觉,让慕子李红了眼眶。慕子希为上次说画画没有意义的事,向米蓝道歉,米蓝请他为四人画张画,老严、慕子李、郑达前因为心中有事,全都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这让慕子希很无奈,只得请他们开心点,才好上画。郑达前生日这天,并不开心,今天她送别了出去旅行的父母,就得迎接即将到来的分别。慕子李知道后,离别的愁绪让他也很难受,但他不想看到郑达前难受的样子,于是带着她到林子的空地里,为她表演《冬天里的一把火》。郑达前看着慕子李,又唱又跳,搞笑的模样,终于露出笑容。郑达前嫌弃慕子李唱得比自己难听,慕子李便邀她一起唱,两人在雪地里打起雪仗,短暂地忘了即将到来的分别。慕子李问起在另一个世界里,郑达前是否想过,找拉黑了十几年的自己,可惜郑达前并没有想把他拉回来,只是间或地会有一点想他。郑达前不知道离开后,再与慕子李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但她会一直等着。慕子李与郑达前约定,如果穿回去,已经老了,那就谈个黄昏恋。小木屋里,郑达前亲手给自己和慕子李套上红绳戒指,再主动地吻上慕子李。慕子李喜欢郑达前已久,两人情不自禁地滚到床上。铁原站,郑达前和慕子李坐在长椅上等车,两只紧握的手,充满不舍。很快,列车来了,慕子李想把手抽回去,但被郑达前紧紧地抓住。慕子李很舍不得郑达前离开,直到铃声响起,慕子李才抽回了手。郑达前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心里清楚,已经到了不得不走的时刻,但是她迟缓的脚步,透露着不舍。慕子李心中几番挣扎,终是忍不住开口唤住郑达前,冲上去紧紧地与她拥抱,压下不舍,在郑达前的耳边轻轻地说:“别等我!”郑达前知道慕子李是不想耽误自己,可这么深的感情,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她最终还是上了那辆列车,很快消失在空气里。郑达前回到家中,看着家中灯火通明,米蓝已经在她家里住了好多天,今天正好她跟老公合好,打算搬回去。郑达前与平日的不一样,米蓝看在心中,她让老严回来后,看看郑达前。老严看着郑达前,知道她近来一直跑白河,分明是放不下慕子李。郑达前告诉老严,会有另一个时空,那边的慕子李活得好好的,终有一天会回来。郑达前和慕子李分处两个时空,她总是出现在铁原站,不管春夏秋冬,慕子李亦然,可惜春去冬来,郑达前已经迎来她的下一个生日,还是没能再见慕子李。郑达前现在已经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她有空的时候,总会去看慕家人,见到慕国梁,想到另一个时空他已逝去,常常忍不住冲上去拥抱他,经常弄得很尴尬。这天,郑达前在公司的窗户边,看到一个酷似慕子李的人,她顾不上多想冲下去找,可惜没有找到。郑达前正失望地往回走,身后传来慕子李的声音,一回头,果然见慕子李伸出戴着红绳戒指的手笑望她。郑达前知道,她的等待有了结果,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另一个时空,郑达前跟老严已经修成正果,郑英俊和龚小琴马上要升级当姥爷、姥姥。慕子希学成归来,已经定好当美术老师,米蓝自然是她的对象。…
郑达前已经确定,要是她不回去另一个时空,那么两个郑达前都会消失。慕子李在另一个时空已经死亡,郑达前害怕他回去会会直接死,因而很痛苦,一直不敢告诉慕子李实情。慕子李放不下慧仙,毕竟慧仙困在过去中,始终不愿相信慕国梁已经死了,常常自言自语。郑达前一想到自己面临的困境,便有些不知所措,她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上,孤单的身影略显惆怅。郑达前不知不觉走到慕子李家门外,看着里边熟悉的景物,不由想起自己在这里度过的美好时光,有慕国梁温暖热情的招待,也有跟慕子李共同经历的点点滴滴。慕子李一直想跟郑达前一起回去,郑达前想到这,猛然跨出勇敢的一步,走进慕子李的家,可临了还是没敢说实话。心事重重的郑达前回到家里,看到父母忙着收拾行李,觉得非常奇怪。龚小琴做为超市的老员工,这回有出去旅游的福利,大家都带对象,龚小琴看最近郑英俊表现还算不错,便决定带上他。郑达前很高兴看到父母和睦相处,但她担心自己会突然消失,于是探了龚小琴的口风,知道她要是发现自己失踪,会一辈子找自己,心下又感动又害怕,为了留个念想,郑达前要龚小琴给自己涂一个一辈子都洗不掉的指甲。晚饭的时候,郑达前明显神思不属,郑英俊还以为是饭菜不合郑达前的胃口,可郑达前一直频繁地看手机,分明是在等慕子李的电话。慕子李找上门来,郑达前接着电话十分开心,立刻放下碗筷出去,两人到小卖部坐着喝啤酒,说起郑达前在另一个世界过的二十九岁生日,不免想到两人翻滚在一起的画面。郑达前不好意思地收回目光,慕子李也赶紧转了话头,说还挺开心的,但两人对视的那一眼,透露出两人分明都想起那事,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情愫。郑达前想起慕子李曾经说过,回白河有话对自己说,于是问了出来。慕子李表示,想跟郑达前一起过,郑达前答应了,两人相视一笑,既温暖又甜蜜。慕子李只想跟郑达前在一起,如果不回去,也是愿意呆在这里的,只是这样一来,对另一个时空的慕子李很不公平,占用了他的人生。老严到了餐馆后,得知郑达前还没跟慕子李说实话,便问郑达前打算什么时候说。郑达前决定晚上吃完饭后,将实情告诉慕子李。严仲辉在餐桌上提出,准备离开这家店,这让大家的情绪十分低落。严仲辉表示,自己离开之后,还会回来,这才让大家稍感安慰。厨房里,大家都在忙着收拾东西,郑达前看着慕子李,张嘴想说话,可话到嘴边,打了个转又回到肚子里。郑达前终于在送慕子李回家的时候,告诉他,另一个世界的慕子李已经死了,如果慕子李回去,这边的慕子李会直接消失。慕子李乍一听到这个消息,特别接受不了,他六神无主地回到家里,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定,要留下来照顾家里。慕子李劝慕子希好好参加考试,家里一切有他。隔天,慕子李陪着慧仙吃早饭,提出吃完饭后陪着慧仙去开店,但慧仙拒绝了,她让慕子李去郑达前的店里帮忙。慕子李以为慧仙的病情好转,没想到刚起身,便见慧仙拿了个鸡蛋放在旁边座位的空碟子里,红着眼睛让慕国梁快吃。慕子李看了好难过,却没有办法。老严送严仲辉去车站坐车,严仲辉硬是塞了张卡给老严,老严知道父亲心里还是心疼他的,终于在严仲辉进了站台即将登车的时候,喊出那句:“爸,常回来看看!”严仲辉装作平静的样子上了车,可却在车上哭得像个孩子,只因他终于等到儿子的原谅。…
龚小琴认为殡葬服务晦气,郑英俊去那儿上班,分明是想把她气去深圳。郑达前没想到龚小琴的思想如此落后,和她想的不一样,于是特意找了个时间,把在超市里忙活的龚小琴拉到郑英俊的排练室外。排练室里,郑英俊并不知道龚小琴站在外边看着他,他如往常一般,指挥学员们演奏。龚小琴看着眼前这个重新振作起来,站在指挥台上的郑英俊,思绪不由飘到两人相识的那一刻。原来,龚小琴识得郑英俊,还是因为一次偶然的送货,当她拿着单子去找领导签字时,正好听到郑英俊弹唱那首经典歌曲,当时郑英俊的团长不允许随意更改歌曲,没想到龚小琴突然出现,一直夸赞郑英俊改得好,这让郑英俊的眼睛亮闪闪地看着龚小琴,主动告诉转身离开的龚小琴,他叫郑英俊,邀请她下次来看演出。龚小琴想到这里,红了眼眶,眼里的水光逐渐充盈,她不再反对郑英俊来喜来乐上班。晚上,郑英俊回到家,龚小琴不仅要他去澡堂子搓澡,还给他买了套新西装。郑英俊嘴贱,一边怀疑龚小琴给他买了打折货,一边爱不释手。慧仙今天在房间里自言自语,对着空气说话,慕子李正好听见,赶紧开口把她叫回神。慧仙这才想起,自己还给慕子希热着牛奶,就想起身去看,慕子李连忙拦住她,让她好好休息,自己端着牛奶送到慕子希房里。慕子李知道,按照慕子希的原定计划,很快就要去北京参加考试,慕子李决定陪着他一起去,没想到慕子希却告诉他,自己想留在省里,这样的话离家近。慕子希已经为了自己的理想奋斗了多年,慕子李不希望他因为家里的事改变计划,于是请米蓝去劝慕子希。慕子李在跟郑达前一起时,发现郑达前有突然消失的情况出现,这让他觉得,两人离开的日子恐怕近了。老严早在拍合照时,就发现郑达前的情况,为此,还特意带郑达前去铁原站,郑达前曾在那里接到一个类似串频的电话,啥内容都没有听到。老严对另一个时空的自己挺好奇的,于是向慕子李打听。慕子李想起那个有些娘气,又过分精致的老严,下意识地失了语,待老严再次追问,便只好说了“精致”二字。郑达前和慕子李想到回去的契机就在铁原站,立刻驱车前往。慕子李已经准备好声音分离软件,等进了站,才发现将手机忘在车里,于是回去取。郑达前坐在长椅上,接到另一个时空郑达前的电话,这次声音非常清晰,对方约他坐对应班次的列车在三月一日那天换回来。郑达前很高兴,回去之事有了眉目,继而开口打听慕子李的情况,得知他在那边已经死了,脸色立刻苍白起来。慕子李回来时,看到郑达前的不对劲,一再追问郑达前,可郑达前根本不敢说这事,心事重重地回了家。慧仙在家里煮奶,突然间便离开家往外走,连手机都没带。慕子李和慕子希回到家,发现慧仙丢了,急疯了,立刻通知朋友们,大家一起出去找。慕子李把平常慧仙会去的地方找了个遍,可根本找不着,正当他自责地要发狂之时,柳大志打来电话,慧仙已经找到,是在慕国梁的烟花厂里找到的。慕子希给慧仙端洗脚水,被慧仙误认为慕国梁,这让慕子李、慕子希非常难。郑达前在一旁,看得眼睛红红的,知道这是慧仙没能从慕国梁的离世中走出来。郑达前已经将另一个世界中慕子李离世的事消息憋了一天,老严来了后,她再也忍不住,将这事说给老严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