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A gifted female warrior is destined to marry the emperor and bring prosperity to the dynasty.

迎春於月圆之夜,变回九尾狐,四出袭击村民吸血。 迎春、无艳一起迷惑宣王,使楚兵顺利攻入京城,国丈露出真面目,将宣王囚入天牢。 迎春与燕国结盟,被燕国封为齐京天王。迎春见大功告成,遂下令处斩宣王等人。 宣王等在锁匠帮助下,於紧急关头脱锁,打出重围逃去。   迎春派无艳跟踪众人,要一网成擒。 宣王等遇效忠齐国之士兵,正高兴之际,无艳跟踪而至,以法术打败众人,正欲向宣王下杀手之际,宣王以金匙打晕无艳。 鬼谷子算出无艳乃受迎春「血魔移魂」所迷,要换血才能恢复正常,四大将军争相捐血,但鬼谷子指出只有宣王之血才有效。   宣王愿减寿十年,答应捐血与无艳,鬼谷子立即动手术,大功告成之际,迎春追至,无艳将计就计,在迎春身边伺机下手。 无艳突袭迎春,二人大斗法力,无艳不敌,被迎春以狐尾制服,迎春决将无艳火焚祭天,藉以引宣王等现身,一网打尽。 行刑之日,宣王果率众相救,但俱不敌迎春之法术,鬼谷子危急中想出对付迎春之办法。…
迎春自称受恶梦惊吓,宣王著她一起往太子庙还神。途中鬼谷子及锁匠拦截启奏,谓齐国十五日内必有大祸,迎春谓二人妖言惑众,要宣王锁二人入天牢。 无艳深信鬼谷子之言,并查出燕国於十五日後大举攻齐,无艳故意调四大将军回府,使燕军草率大意,实则命四将暗中镇守四方边防。 国丈为收买鬼谷子,故弄玄虚,并诬陷无艳与燕国合谋夺齐国,鬼谷子深信,决助迎春及国丈。   鬼谷子推算出迎春乃九尾狐托世,迎春不肯相信,及後得以证实,迎春激动万分。 迎春之心魔出现,告知迎春其身世,迎春因而对无艳更为痛恨。心魔指出迎春法力未完全恢复,应智取无艳。 无艳生日,迎春坚持要与无艳结义金兰,宣王大力赞成,无艳无从反对,惟与迎春滴血为盟。 无艳喝下迎春所滴之血,因而中毒,迷失本性,听从迎春差遣。   无艳在迎春指使下,向四大将军及晏婴讹称迎春与楚国大使在白虎堂密谋,五人信以为真,夜闯白虎堂,却只见无艳、宣王及迎春三人在下棋。 迎春诬陷五人行刺宣王,并指使无艳将五人拘捕,与鬼谷子及锁匠同囚於天牢。…
无艳中计,捉国丈交予假宣王,假宣王装作向国丈逼供,国丈指出司徒豹、胡靖及萧一刀乃同谋,假宣王遂下令处斩三人。 齐王乘毒仙专心练功之际逃脱,寄宿於陈九家中。 原来无艳早发觉宫中之宣王乃假扮,在行刑之日,与晏婴闯法场救出三位将军,五人决定易容混入宫中调查真相。   陈九不信宣王乃皇帝,命他做苦工,宣王苦不堪言。及後陈九运货往京,宣王即要求同往,陈九答允。 假宣王突设羣臣宴,欲乘机杀尽大臣,毒仙炼成化屍大法第十层,亦入宫相助。 宣王随陈九运货至宫中,为毒蝎、毒仙认出,欲下杀手,无艳等赶至相救。 晏婴从神医口中得知破化屍大法之方法,众人合力杀死毒仙。但毒仙肉身虽死,元婴未灭,能任意寄托人身为祸,宣王闻讯,即担心迎春危险,即赶往相救。   迎春假装为毒蛇胁持,逼宣王斩下三大将军之手,宣王以机关制服毒蛇,时元婴入毒蛇身,毒蛇刀剑不入,但元婴又迅即离去。宣王欲逼问口供,迎春杀毒蛇灭口。 元婴上晏婴身,无艳与胡靖等联手,终消灭元婴。 无艳要求宣王审查国丈,国丈、迎春巧言令色,使宣王不再彻查此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