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单身女律师秦施一心追求事业,被父母猛烈逼婚。顶级律所诚与慧公开招聘家庭部律师,要求已婚,秦施二哥秦文宇是个不靠谱的猎头,未经允许擅自将秦施婚姻状况改成“已婚”,替她虚构了一个不存在的丈夫,不知情的秦施得以入职。秦施表现出色深获创始人老金赏识,与合作方的聚会上,老金推荐符合条件的秦施出任女企业家协会法律顾问,秦施这才得知自己竟然“已婚”,她决定拨乱反正,向老金澄清事实,此时“丈夫”阳华突然现身,他奉母之命前来与秦施竞争对手相亲。阳华气愤自己“被结婚”,可面对母亲强硬逼婚,他不得不找上秦施,于是两个不愿结婚的人一拍即合,直奔民政局领证结婚,就此成为合法夫妻。要命的是,双方父母察觉二人不对劲,秦施前男友也在此时入职律所,重重危机之下秦施和阳华情愫渐生,意外获得真爱,携手奔向更加美好的幸福生活 。海报

己相信兰总,但也认为接下来的日子会更难。合伙人也都参与到了这次的会议之中,都发表了自己的意思,老金也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庞定方回国,因为庞定方才是法人,兰总告诉老金她每天都会给庞定方打电话,他也说会回来。老金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提醒兰总,如果庞定方携款私逃不回来,那么兰总就会成为国内顶罪的人,如果不想同归于尽只有一个办法。…
秦施以为这次阳华已经成功了,因为母亲也不逼着他结婚了,但又出来一个新难题,需要秦施配合,阳妈想要来家里看看,究竟是生活如何。秦施认为阳妈来了之后可能认门了,从此就无宁日了,说不定随时来一个抽查。但秦施转念一想,询问阳妈是否自尊心很强,当得到确认之后,秦施已经有了主意,却卖了一个关子,让阳华先刷碗,随后她给出一个计谋。…
老金招待秦施 和阳华喝茶解酒时候,也都对阳华之前的分析报告很欣赏,老马追问阳华在什么地方工作,阳华不吭声,秦施慌忙打圆场,李黛在一边也煽风点火,火药味暗中蔓延。李黛本次来也是部门华老推荐过来。阳华握着秦施的手,小声提醒她不要太紧张,随机应变。老金也宣布了即将有一个律师进入合伙人,吃完饭之后秦施和阳华在一起有些无所事事,阳华劝说秦施去表现一下,毕竟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表现,可秦施对于他们那些人聊得威士忌高尔夫根本就不懂。李黛来讽刺其实竟然和她一样,秦施为了挑衅李黛转身加入了男人们的聊天之中。但听着他们那么多人聊天自己也真的插不上嘴,甚至有人认为女人就应该在在家里相夫教子,并且询问秦施对于这个职业的看法,让人意外的是女人们也在追问阳华对于秦施工作的看法,阳华的说法竟然和秦施是一样的话,在阳华看来秦施最有魅力的时候,就是在职场上。秦施也对于有人提出的女人回归家庭说法也给出了反驳,最终反驳到对方无言以对,老马也认为女人在工作的时候面临家庭和工作,最终还是会选择家庭。秦施对所有人都问了一遍,最终证明事业和家庭面临选择的时候男女都一样,也有人觉得秦施对于男人有偏见。恰好阳华来到,阳华对于秦施绝对的支持,并且认为男女的喜欢就是建立在彼此付出的基础上,而不是要求对方付出。秦施也心中赞叹阳华太厉害了。烤牛肉的时候,阳华立刻就表示反对,代替秦施吃牛肉,而秦施也同时阻止了阳华喝酒,知道阳华不喝酒,大家都对两人的默契称赞有加,唐伊慧更是称赞秦施找到了一个靠谱的老公说什么也得抓住了不能放手,但回头一看却不见了阳华的人影。阳华被李黛给叫出去,李黛亮明身份,两人之前就是相亲对象,质问阳华为什么当时要逃出相亲,为什么两人结婚了而当妈的不知道,李黛偷偷录音,就等着阳华将事情说出来。此时秦施和唐伊慧找了过来,李黛说出阳华和她相亲的事情,唐伊慧追问秦施是怎么回事。秦施故作生气,质问阳华怪不得那天会回国,到底是他的主意还是母亲的主意,阳华承认是妈妈的主意。李黛却提出了很多的疑问,那天去酒会,阳华之所以突然出现,就是因为和阳华约了酒会见面,结果被唐伊慧拉去了秦施面前。而且为什么一直隐瞒秦施,阳华谎称自己一年前就失业了,回国之后也不敢和秦施提起,母亲还逼着去相亲,因为看秦施不顺眼,希望两人能离婚。秦施抱着阳华,责怪他不应该一个人承受那么多,唐伊慧安慰两人,认为失业也不是什么大事。陶俊辉知道兰总出国,故意制造了车祸阻止了兰总,并且已经调查清楚洛威玉兰就是资金欺诈,并且已经报案了,事情很快在新闻中播放出来,现在所有律所都在忙着洛威玉兰的事情,但诚与慧却不接任何关于洛威玉兰的案子,因为洛威玉兰没有能力偿还所有的债务,最后一定会宣告破产,所以律师能胜诉的机会也不大,秦施之所以来诚与慧也是因为觉得诚与慧是有良知的律所,是律师界的清流,但是这样的律所不接受未婚女性,也说明了并不完美。秦施提出,现在阳华已经说了辞职的事情,他就可以大大方方在家里做家庭煮夫,这样也不会有人怀疑,关键问题就是如何解决孩子问题,因为按照秦施的版本里面,他们的孩子被阳华在国外的姐姐带着,阳华倒是佩服秦施的写小说能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