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Sheriff Deputy Rick Grimes wakes up from a coma to learn the world is in ruins and must lead a group of survivors to stay alive.

丧尸病毒爆发伊始,Shane去医院试图救出Rick。但那里的场面一片混乱,Rick身上又连接着许多医疗仪器的管线,无法移动。Shane匆忙中听了听Rick的心跳,无奈之下他将病房门关闭,用一张病床顶住了房门,然后匆匆离去。   故事回到现在,Rick一行人等进入了疾控中心,Jenner告知他们这个地方就剩下他一个人了。他同意在对所有人进行血液检查后接纳他们。晚些时候,一行人共进晚餐,三分酒下肚,大家都有些醉意,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唯独Jenner面无表情。Shane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轻描淡写的说,研究员要么跑了,要么自杀了。   接下来大家洗了几天以来的第一个热水澡。Shane边洗边喝闷酒,Andrea则麻木的坐在淋浴下。后来Andrea对Dale说已经没有希望了,这点从Jenner的表情上就能看出来。Rick也喝多了酒,他告诉Jenner他不敢让大家知道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其实他一直认为他所爱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是早晚的事。喝醉的Shane在娱乐室拦住Lori向其解释他并没有想骗要她,而是真的以为Rick已经死了,因为在医院时他没有听到Rick的心跳声。Shane借酒劲强行抱住Lori,但不幸被Lori抓伤了脖子。   第二天一早,大家聚到一块吃早餐,Shane解释说他脖子上的伤痕是自己睡觉的时侯抓的。Rick说以前从未见过他这样。Shane说自己确实有点不正常。   Jenner带大家到控制中心给大家讲了研究过程。19号实验体是一个被丧尸病毒感染后的尸体。屏幕上显示了该实验体从感染后的脑死亡转变为丧尸“复活”的过程。得知研究没有什么实质性成果后,大家都不知所措。Dale突然打破寂静问Jenner墙上钟表的倒计时代表什么。Jenner解释说当倒计时为零的时候地下室的发电机就没有燃料了,室内的一切设备都将停止运转。   Rick、Shane和T-Dog到地下室检查发电机,Jenner回到自己办公室,对着一个女人的照片说:“我已尽力,希望你能为我感到骄傲。”此时整个疾控中心的各项设施在相继断电。大家都开始恐慌。Jenner突然把众人锁在了主控室里,并说当发电机停转时,整个实验室都将自我毁灭,这是为了避免有任何病毒泄露,并且这个操作是无法逆转的。众人大惊,Jenner则自顾自的说:“法国人坚持的最久,但最后也电力耗尽”。   Rick问他既然毫无希望为何还要留下来。Jenner答道:“我答应过我妻子,也就是实验体19号,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Lori说他们也希望能坚持下去。最终Jenner动摇了,打开门放他们出去,但坚持说顶层的门是打不开的。Rick向Jenner表示感谢,两人握手时,Jenner向Rick耳语了几句:“早晚有一天你会改变想法的。”   Jacqui决定留下来和Jenner一起,因为她不想和Amy及Jim一样的下场。同时Andrea也决定留下,但Dale苦苦相劝,并要和她一起留下,最终说服了Andrea离开。   大家跑到疾控中心的大门,发现用枪无法打碎玻璃窗。关键时刻Carol掏出了一枚手雷。原来她在洗Rick的衣服时发现了他在坦克里得到的手雷,并一直放在自己包里。Rick引爆炸弹,炸开了一扇窗子。   Jenner和Jacqui手拉手目送众人的离去。在一阵剧烈的爆破声中,整个疾控中心被夷为平地。Rick发动汽车引擎,一行人默默地离开了。…
清晨Rick试图用对讲机给Morgan留言,警告他亚特兰大已被丧尸占领。   营地的难民忙着处理尸体。Daryl用镐砸烂丧尸们的头,Gkenn和T-Dog则忙着把尸体投入火中焚烧。Andrea整天抱着Amy的尸体不放,不肯让大家处理其尸体。Rick试图劝她,她却突然拔出手枪对准Rick说:“我已经懂得给保险解锁了。”Rick无奈退到一边。   搬运尸体过程中,Jacqui突然注意到Jim衬衫上的血迹很可疑,她大喊:“他被咬了。”Jim掀起衬衫,果然有丧尸的牙印。Daryl想要杀掉Jim,Rick用枪抵住Daryl头制止了他。Rick认为疾病控制中心也许有解药能救他,建议大家一同前往。而Shane认为疾控中心不太可能有解药,应该去与之相反方向的军营。   Dale努力劝慰Andrea,但Andrea想起自己总是错过妹妹生日,更加难过。她把准备好的项链戴到了Amy颈上。   当Daryl准备处理Ed的尸体时,Ed的老婆Carol拦住了他。“他是我老公,让我来吧。”她哭着用镐反复猛砸Ed的头颅。   Amy终于变成了丧尸,并试图咬Andrea。Andrea无奈用枪亲手了结了自己的妹妹。   Shane与Rick发生争执,Shane认为是Rick带走了人手才导致有人在昨夜的丧尸袭击中丧命。而Rick则认为如果不是他带回来的枪支,死伤会更加惨重。Lori不赞成单凭Rick的直觉就带一群人去疾控中心,她向Rick询问确定的计划。Rick答道:“我唯一确定的就是我爱你。”Lori被打动,两人拥抱在一起。   Shane让Lori劝说Rick放弃去疾控中心的计划,但Lori已决心支持丈夫。Shane指责她把她的婚姻看的比所有人的性命更重要。Lori则表示这与她的婚姻无关,大家自己会听从Rick的计划。此时Rick走过来,Lori大声宣布她支持丈夫的计划。   Rick和Shane持枪去巡逻,Shane再次试图劝说Rick放弃计划。Rick说“我需要尽力照顾家人。如果他们是你的家人,你也会这样决定的。”Shane听了很愤怒:“我一直在保护他们,我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家人。”   此时林中有动静把Rick吸引了过去,Shane在后面举枪瞄准Rick,脸上显露出心理的挣扎,最后他又放下了枪。这时他突然注意到Dale已在身旁观察他很久了。“老天!”Dale自言自语道。   第二天清晨,Morales一家决定离开队伍,其他人都追随Rick。Rick给了Morales一把枪,并用对讲机尝试给Morgan留言,告知他自己的行动计划。   在去疾控中心的路上,汽车的散热器出了故障。发烧的Jim引路颠簸而更加痛苦不堪。他要求众人把他留在路边。众人经过讨论,尊重Jim的意思,把他留在道边的树下。临走前,Dale感谢Jim为大家战斗。   疾控中心里,一个摄像头被打开,一位叫Jenner的医生开始录工作日志:“自野火计划开始已经194天了,研究没有什么进展。”   Jenner身着防感染的工作服进入实验室内观察贴有TS19标签的组织。过程中他不小心将腐蚀性液体洒到组织上。警报响起。Jenner逃出实验室,但样品组织在实验室自动消毒的火焰中化为灰烬。   后来,Jenner在喝得半醉的情况下开始录日志,他因组织样品的失去而绝望,已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此时Rick一行人到达了疾控中心附近,他们小心翼翼的穿过满是尸体的街道,却发现疾控中心大门紧锁。天色已晚,周围渐渐有丧尸注意到他们,众人恐慌。Shane说应该掉头去军营,Lori说汽油根本不够。Jenner打开大门外的监视器,吃惊的看着屏幕上的这群人,却无意要给他们开门。   就在众人决定离去时,Rick看到监视器的动静。他冲着监视器大喊:“如果你不让我们进去,就等于见死不救!”众人不信里面有人。Shane试图拖着Rick离开。Rick不停大喊,突然,门开了,众人被笼罩在门内射出的明亮的光线中。…
Andrea和Amy乘小舟去湖里钓鱼。两人回想起小时候父亲教他们钓鱼的事,那时Andrea总是想把钓到的鱼带回家,而Amy却想把鱼放生,所以父亲教给了他们两人不同的打绳结方法。不远处的营地旁的高地上,情绪不稳的Jim正在拼命地挖坑。市里百货大楼顶上,Daryl愤怒的将十字弓指向T-Dog,Rick拔出左轮,Daryl最后放过了T-Dog。   Amy和Andrea带着鱼兴高采烈的回到营地,但很快这种兴奋就被对于Jim的担忧取代了。Dale走近Jim试图和他交谈,但Jim没有反应。   Daryl等人顺着Merle的血迹来到一间厨房,从那里的迹象推测Merle自己对伤口进行了处理。众人决定先找到武器再到街上寻找Merle。   营地里,大家都在围观Jim挖坑,Jim不愿做解释。Shane让他停手,Jim不但出言不逊还用锹攻击了Shane,最后Shane制服了他。Jim自言自语的说:“我之所以能逃出来是因为丧尸们忙着吃我的家人。”Shane把他绑在树上,问他为何挖坑,Jim说跟他昨晚做的一个梦有关,但他又不记得梦的内容。   亚特兰大街道上,四人按照Glenn的计划兵分两路,Glenn和Daryl去取坦克旁的枪,Rick和T-Dog负责断后。此时突然有一个不明身份的年轻人出现在Daryl面前。Daryl以十字弓相向,年轻人叫来了另外两名同伙,并袭击了Daryl和Glenn。Daryl用弓箭射中一人的屁股,但他们还是抢走了武器并用车劫走了Glenn。但那个年轻人被赶来的Rick和T-Dog抓住了。   年轻人名叫Miguel,Rick等人以他做人质去换回Glenn。在一座废弃的工厂里,他们见到了对方首领Guillermo。Guillermo要求以Glenn换枪支。Rick等人回去取枪,但经过讨论后决定不能把枪支交给对方。他们回到工厂,双方剑拔弩张,正要交火,突然一个身着医院罩衫的老太太出现在对方阵营里。她消除了紧张气氛,并带Rick等人去找Glenn。途中他们见到来很多老迈的病人。原来Guillermo并非坏人,他只是医院的一个看守,而屁股中箭的人名叫Felipe,是个护士,他们两人决定留下来保护被抛弃的病人们。其他人则都是病人家属,他们之所以扮作黑帮是为了阻止他人抢夺病人的物资。Rick敬佩二人所为,给他们留下了一半的武器。   回途中,Rick等人发现他们的卡车不见了。他们推测是Merle开车回营地复仇去了。   Andrea在Dale的车里到处找包装纸,她在亚特兰大百货店里拿了一个美人鱼项链,想送给Amy做生日礼物。   Shane解开了被绑在树上的Jim。大家一起吃烤鱼,并讨论为何Dale每天都要给手边上发条的问题。正当气氛一派祥和之时,丧尸突然来袭。   Ed被Shane打后不愿与大家一起吃饭,他在自己的帐篷里第一个遭殃。之后Amy手臂与脖颈相继被咬。   Shane持枪,Jim和Morales持棒球棍与丧尸搏斗。关键时刻,Rick等人赶到,利用手上充足的武器很快消灭掉了剩下的丧尸。   Andrea在Amy尸体旁痛哭。Jim冷冷的说:“我终于想起了昨天的梦,想起了我为何挖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