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剧照(12张)在大徵沉重珠税的压迫下,渔民不得已绞杀亲子,使鲛人落泪换取鲛珠,因此遭遇险丧命的叶海市,又经历父亲亡故村落遭屠的悲剧。生死攸关之际,她得到途经此地的大徵权臣方诸相救,被方诸带回天启拜方诸为师,改名方海市并以男装示人,履立战功守护大徵和平,功绩不断。方海市在与方诸经年的相处中产生情愫,而方诸却因对大徵和皇帝帝旭的守护使命无法回应。而后,方诸为保护海市被迫拆穿其女子身份,将其送到帝旭身边,并引发一系列纠葛 。海报

方诸告诉方海市,在带帝旭和缇兰回宫的时候就在想,方海市若是早出现,在他最好年华的时候出现该有多好。方诸有些累了想睡一会,他躺在方海市的腿上,让方海市记得叫醒他。天享十六年八月辛卯,大徵顺武帝崩逝,顺武皇帝身后改元景恒,长子惟允尊凤梧宫淳容妃王太后。朝堂上,大臣上书鹄库右王额尔济病故后,新王夺罕集结鹄库左右二部并接受其他部落归顺,瀚州终归一统,夺罕自封为渤拉哈,结盟书就已奉上,此后以黄泉关为界,互不侵扰。方卓英还告诉方海市一件喜事,他和柘榴在一起了。五年后,方海市告诉惟允身为一国之君,以后还会遇到更多的困难和险境,一定比鲛鲨还可怕,但要坚定信念保护子民。惟允发现方海市说的跟帝师一样,他要带方海市去见帝师,相信帝师看到方海市一定会很高兴。…
方诸和方海市二人手牵手来到林中小屋,应该是要过起隐居于世的小日子。这天夜里,方海市收到消息,脸色立马严方海市和方诸正在院子里赏月,这时信鸽传信,得知汤乾自集结旧部要攻打天启。方海市跟汤乾自共事过,是个聪明人,若是为了权谋不会揭竿而起,心里有缇兰,应该是为了缇兰。如今天启兵力薄弱,方诸猜想帝旭会命各州府所有刺史出兵,可是刺史不是军队出身,现在最快的办法就是让越州的陈赫然出兵。方诸要赶回天启,安排方海市去越州,他们兵分两路,即刻出发。汤乾自开始攻打天启,帝旭亲自督战,为了缇兰的安全,令穆德庆带人将缇兰送去密室。可此时却有人声称奉帝旭之命要带缇兰转移,缇兰本想着帝旭不走她也不走,耐不住碧紫劝说,这才答应离开。走到半路,缇兰和碧紫被打晕绑走。缇兰在季昶被查封的府邸醒来,看到索兰这才知道一切是索兰设的局。索兰声称要看大徵改朝换代,那些叛军也是他安排的,而汤乾自是叛军首领。现在只要杀了帝旭,就能让缇兰肚子里的孩子成为大徵的皇帝,缇兰成为摄政太后,为注辇赢得尊重和力量。…
帝旭下旨由方海市送龙尾神回深海,方海市看着这座承载她成长的天启城,今日一别怕是不会再见了,心里还是挺伤感的。方诸真的走了,帝旭感觉心里空了一块,想着跟方诸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他舍不得方诸,不想留下方诸,是想让方诸开心。缇兰安慰帝旭,他是温柔的人,上天会让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都过得顺遂的。帝旭现在有缇兰,还有缇兰肚子里的孩子,他这一生已经足矣。方诸调侃方海市离开天启时有些舍不得,要知当初进宫哭得那么伤心。方诸给方海市准备了桂花糖,方海市舍不得吃,担心到了越州就买不到了。方诸让方海市放心,糖铺、会仙楼等在越州都有分店。方海市这才知道方诸为了自己在越州买下一条街的铺子,原以为此番两袖清风,其实她是可以跟方诸过清贫的日子。方诸可不愿意,之前周幼度可是有一条街的铺子哄方海市开心。方诸这是还在吃周幼度的醋,这都过去多久的事了。方海市喜欢方诸像现在这样,吐槽方诸以前端庄得像一尊金像,现在就像帝旭口中的任性,要方诸答应自己以后自由洒脱地活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