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星汉灿烂》剧照(75张)程家女名少商(赵露思饰),因战乱自幼被父母留在祖母身边成为“留守儿童”,婶娘狠心纵容,意图将其养成废人。面对重重陷阱,程少商为活命,假荒诞、真苦学,掩盖锋芒等待父母归来。可拨开乌云见月明时,却因多年疏离致使亲情已难再拾。缺爱的程少商,遇新帝义子凌不疑(吴磊饰)、白鹿山才子袁慎(李昀锐饰)、世家子弟楼垚(余承恩饰),三人各有优劣。在选择适婚者上,程少商既自卑又务实,尽管情感之路颇多坎坷,但她从不后悔自己的每次选择。在与凌不疑的相处之中,也阴差阳错卷入了凌不疑的家庭与身世之谜中。种种事件,程少商屡立奇功,也从凌不疑的家庭关系中学会与父母相处之道,以及如何经营自己的爱情。同时程少商与凌不疑也在这些经历中各自变化成长,慢慢与自己和家庭和解,并坚守内心的正义,携手化解国家危机,成就一段佳话 。《星汉灿烂》家族百态群像海报

清晨,程少商尚在睡梦中就被凌不疑连人带铺盖卷带到了院子里。程少商被迫睁开双眼,只见家中众人皆在凌不疑和黑甲卫的监管之下操练,程颂托举着石头练习下盘,程少宫艰难的练习拉弓射箭,就连娇弱的程姎都被迫练习剑法,家中侍女都手举重物蹲着马步。程少商觉得凌不疑简直是疯了,凌不疑却说只有家宅安宁才是重要的,他要让程家的人都有自保的能力。程少商表示自己坚决不操练,凌不疑却说她就是因为身体不好才更需要操练,不过他对程少商的操练和别人都不一样。凌不疑所说的不一样,就是他陪着程少商一起练习,程少商被他折磨的痛苦不堪。操练结束后,程少商说她让莲房准备了冰冻酸梅汤,可是当莲房端上来的却是滚烫的茶水,一问才知道是凌不疑安排的。凌不疑解释操练之后吃太冰的东西对肠胃不好,众人看到凌不疑出现,当即就觉得生无可恋。如此几天下来,程家众人都受不了了。大家齐聚一堂讨伐凌不疑,程颂和程少宫吐槽人家嫁给是要人,程少商家人是要命,而且要的还是全家人的命。程少商甚至想到了退婚,但是黑甲卫还在外面巡逻,程老太太坚决不准退婚,否则自己就闹死他们,众人赶紧点头答应。一向睿智的萧元漪首先开溜,说自己管不了了。让程始父子以后招待凌不疑。程始见状假意说要给凌不疑和程少商创造单处的空间,也借口溜走了。程颂和程少宫、程姎更是一溜烟就跑了,留下了程少商一个人独自承受这痛苦。晚上,程少商总觉得心里不得劲,于是翻墙出去找万萋萋喝酒。程少商和万萋萋吐槽凌不疑不通人情,不仅操练他们全家,而且还讲故事威胁她,一点都不像楼垚那样事事顺着自己,从不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万萋萋问她心中到底喜不喜欢凌不疑,还说只要闭上眼睛脑海中看到的人就是喜欢。程少商闭上眼睛,恍惚中看到了凌不疑坐在旁边。程少商捏了捏凌不疑的脸,可是一眨眼他又不见了。凌不疑背着喝醉的程少商回程家,萧元漪提醒他虽然两人定亲但并未成婚,如此还是不合时宜。凌不疑放开自己的手,只见程少商死死的缠在他的身上,这下子萧元漪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程始让凌不疑送程少商回房间,不想程少商竟然又踢又闹,把凌不疑当做马一样,这让程始都没有眼睛看了。万萋萋此时还喝醉了在马车中,程颂去送她回家,不想万萋萋竟然又打又闹,争执中还无意中踢到了程颂的命根子。程颂气的不行,但万萋萋坚决不服软,程颂只得俯身上去吻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次日,程少商从宿醉中醒来,刚开门就看到莲房端来了醒酒汤,说是凌不疑让人准备的。这时候,凌不疑拿着一瓶酒过来,说喝酒伤身,如果程少商以后还想喝就喝这种他特意让人改造过的桃花酿。程少商觉得被凌不疑管束的喘不过气来,说自己不会喝桃花酿,她更喜欢千里醉。凌不疑问她是否内心抗拒与自己成婚,所以才会抗拒与自己有关的一切,就算是喜欢也不肯承认。程少商说自己没有什么可以配得上凌不疑,凌不疑却说程少商有全心爱着她的家人。程少商抢先说家人是自己的,凌不疑说确实是程少商的,他从小在军中历练长大,没有体会过家庭亲情,也不知家人是如何相处的,所以他才试着去融入程少商的家庭,去学习如何过普通的日子,他只是还没有习惯而已。程少商此时只觉得心烦意乱,说凌不疑对自己的生活只有压迫,她不需要凌不疑如此的关照,她已经被压迫的喘不过气来了,以后就各自珍重吧。凌不疑离开了程家,可是程少商的心情并没有好转。尤其是从莲房的口中得知凌不疑昨晚不眠不休的照顾了自己一整夜,从未嫌弃她的无礼和呕吐。程少商心里越来越乱,准备出门去找父母,不想刚出门就看到一双蛇皮鞋子,莲房说这是凌不疑担心程少商贪凉不肯穿鞋特意猎杀了一条巨蟒制作的,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程少商向父母提出了想要和凌不疑退婚,程始和萧元漪都劝说她要慎重考虑,这件事情凌不疑没有错,他们平日相处也是言笑晏晏,这世间就没有人能够完全随着自己的心意生活。程少商说凌不疑不会再来找自己了,萧元漪问她既然答应了求亲又反复无常岂是君子所为,她依仗的难道不就是凌不疑的宠爱吗。程始表示他们当初参军本就没想着大富大贵,如果程少商真的不喜欢凌不疑,他们就是辞官放弃现在的一切都愿意,不管程少商作何选择,他们都无条件的支持她的决定。程少商不知道说什么好,萧元漪让她想清楚,她是否真的不喜欢凌不疑,是否真的不愿意和他成亲。程少商回去后一直想着父母的话,想着莲房的话,想着她与凌不疑经历的那些事情,想着凌不疑为她做的点点滴滴。直到华灯初上,程少商终于想明白了,她喜欢凌不疑,她愿意嫁给凌不疑。…
有了凌不疑的撑腰,所有人对于程少商与凌不疑的亲事不敢再提任何异议,稍微心思活络一些的,已经开始夸赞两人是天作之合了。女娘们对程少商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但程少商依然闷闷不乐。回去的路上,程少商和凌不疑同乘一辆马车,她还在因为宴席之上的事情生闷气。凌不疑问程少商到底怎么了,程少商说起今日之事,明明万萋萋一直努力的帮她证明,可是那些女娘依然不依不饶,就连萧元漪在旁边也忍得极为辛苦,可是凌不疑不过是发了一通火,大家的态度就发生了天大的改变,这在程少商的眼中,就是权势压人。凌不疑表示夫妇本为一体,自己的权势就是程少商的权势。可程少商不这么认为,凌不疑的权势是自己挣来的,她何德何能要分享他的权势,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嫁给他,给他生儿育女哄他开心嘛。程少商自然可以仗着凌不疑的权势为所欲为,可是她嫁给凌不疑后就要按照他的规矩活下去,那时候她也将不是自己了。四娘郁闷的掏出饼子准备吃,凌不疑见状阻止,说晚上吃太多对肠胃不好,他行军时从来都是过午不食。程少商听闻后更加郁闷了,觉得凌不疑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意思。凌不疑表示自己已经在和程少商沟通了,希望程少商能够告知他必须这么做的理由。程少商生气的说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理由的,凌不疑正准备继续追问,外面传来了属下的声音,说韩武出事了。凌不疑让人送程少商回家,然后当即带人去了西村。程老太太得知凌家即将前来下聘兴奋不已,让人早早的就将院子收拾出来,准备堆放凌不疑送来的彩礼,这让萧元漪非常无语。就在这时候,城阳侯府派人来说主母生病不能前来下聘,还让程家不要上门探望。萧元漪气的不行,程老太太当即就哭天喊地。与此同时,汝阳王妃正带着裕昌郡主在城阳侯府,侯夫人本就不希望凌不疑与程少商结亲,她最心仪的媳妇一直都是裕昌郡主。可是就在这时候,侯夫人却接到汇报,说凌不疑请圣上代行父母之职向程少商下聘,圣上已经钦点了老王爷前去下聘。裕昌郡主当即就哭起来了,汝阳王妃一向如今皇室的老王爷就是汝阳王,结果怎么样还不是他们说了算。汝阳王妃和裕昌郡主回到王府,两人一唱一和,裕昌郡主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逼的汝阳王答应明日下聘的时候搅黄婚事。次日,程少商得知凌不疑没有前来亲自下聘很是生气,正一个人在后院生闷气的时候 ,汝阳王过来了。汝阳王毫不掩饰的说他就是来让程少商退亲的,程少商也看出了他就是汝阳王,于是怂恿他把婚事搅黄。汝阳王很好奇的问她为什么,四娘说世人都说她高攀了凌不疑,可是谁知道她当时是在什么情况下答应这门婚事的。这世上的怨偶有很多,大家找了不同的借口来解释为何在一起不快乐还不肯分开,其实都是大家不敢去承担分开的后果。汝阳王说起了自己和妻子日常的相处,说自己是为了追寻修道无为之心,程少商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汝阳王问程少商为何当时不拒绝,程少商委屈的说自己也畏惧权势。汝阳王对于程少商的见识很是欣赏,回去就让裕昌郡主灭了嫁给凌不疑的心思。裕昌郡主还想继续闹腾,汝阳王给她两个选择,要么青灯古佛度过余生,要么找个人家把自己嫁出去。话说凌不疑来到西村后并未找到有用的线索,不过找到了韩武留下的暗号,得知他暂时还活着后就连夜赶往都城,他要去程家向程少商道歉。属下提醒他不要板着一张脸,让他多说说笑笑。凌不疑开始还不苟言笑,不过想到程少商便主动向属下讨教说笑话,这让大家都觉得不对劲。吃早饭的时候,程家的饭桌上气氛很是低沉,程少宫和程颂对于萧元漪和程少商之间的暗涛汹涌很是不解,不过他们将这一切归咎到凌不疑没有亲自前来下聘,叫嚣着要为四娘讨个说法。话音刚落,凌不疑就带着黑甲卫来到程家,这让众人很是紧张。凌不疑为自己未能亲自起来下聘向程家众人道歉,然后为了拉近和大家的距离,不惜和大家坐在一起吃饭。为了活跃气氛,凌不疑还给大家讲了自己刚学会的笑话,可是听在程家人的耳中,只觉得毛骨悚然。程老太太得知凌不疑上门乐呵呵的前来,她对凌不疑很是满意,凌不疑夸赞她睿智,可是老太太根本不知道睿智是何意思。这天,程始带着几个孩子从外面逛街回来,不想刚准备进门就被黑甲卫拦住,说要例行检查。程始和程少商等人很是不解,凌不疑解释他和程少商结婚后就是一家人,对于家人的安全他也要保护好,这让程始头疼不已。…
桃花别院的霍氏祠堂,凌不疑的母亲跪坐在灵位前,呢喃着要是说出当年的真相,文帝是否真的会为了他们出头。凌不疑安慰她,如今孤城的真相已经查的有些眉目了,坏人最终一定会收到惩罚。霍氏坚定的说坏人还活在世上,一定要让他尝到代价。凌不疑告诉母亲,自己即将迎娶新妇,所有苦难终将过去,他们甘福将至。就在这时候,城阳侯来到桃花别院,他不赞成凌不疑和程少商的婚姻,认为程家门第太低配不上凌不疑,凌不疑此举不过是和他们置气而已。凌不疑表示自己和程少商求亲并不是置气,他是不会让城阳侯拿自己的婚事去讨好汝阳侯府,难道这些年他享受的荣华富贵还不够吗?城阳侯还想继续劝说凌不疑,凌不疑却直接给他下了逐客令。霍氏冲出来狠狠的给了城阳侯几个巴掌,凌不疑趁机让城阳侯离开。韩武跪在了霍氏英灵的面前,捶胸顿足的说自己对不起霍将军,这一别整整迟到了十五年。韩武查到了当年的医士有人隐居在西村,他准备前去探寻。凌不疑提出让人护送韩武去,韩武担心被人发现了踪迹灭口,主动提出只身前往,不过他会按照霍家军传令官的规矩给他们留下暗号。晚上,程少商倚坐在楼台吹笛。程始和萧元漪听着女儿的笛声,两人都毫无睡意。萧元漪很后悔当初把程少商一个人留下来,如今这般就是当日的因果。程始劝慰萧元漪不要多想,程少商年纪还小,日后肯定能够理解萧元漪的一片苦心。萧元漪说当日在皇宫自己说的那些话伤了程少商的心,她肯定会怨怼自己。萧元漪担心的是程少商因为怨恨自己而答应与凌不疑的亲事。程始说程少商和萧元漪都是嘴硬心软的人,都知道怎么给亲近的人捅刀子。萧元漪长叹一声,她现在别无他求,只希望程少商能够和凌不疑恩爱一生,白头到老。袁慎拿着夫子收集的女娘画像去找母亲,问母亲对他的亲事有何打算。母亲却让他自己做主,如果有相中的女娘就去找父亲去提亲好了。袁慎心中憋着一口气,问母亲为何对自己不管不顾,难道自己的婚姻大事在她的眼中也不值一提。母亲语气淡漠的说,他终有一日会明白,自己眼中天大的事情对于别人来说不过尔尔,能够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就不要假手于人。袁慎落寞的退出,母亲身边的麽麽说母亲这是相信他能处理好自己的婚事。袁慎自嘲的说,有人因为父母的反对阻扰而执意在一起,说不定还会羡慕自己无人管束的自由。麽麽问他说的是谁,袁慎及时的止住了话题。楼垚与何昭君成亲的日子,凌不疑陪着程少商一起去赴宴,刚进门就遇到了袁慎。程少商主动祝福楼垚与何昭君,楼垚也对凌不疑和程少商的婚事献上祝福。袁慎见状走了过来,指责程少商刚和楼垚退婚就和凌不疑定亲,没想到一向敢作敢为的程少商也屈服于权势了。凌不疑主动让楼垚带自己入席,何昭君见状主动将迎接程少商的任务揽过去。何昭君对程少商的退亲表示感谢,她结了两次婚,可是一次家破人亡,一次连披红挂彩都做不到。程少商自嘲的说她还以为何昭君是要说凌不疑是门好亲事,何昭君说自己看过凌不疑审讯犯人,他身上戾气太重。程少商说凌不疑是征战沙场之人,他身上的不是戾气而是杀气。何昭君见状说程少商对凌不疑也并非一点情意都没有,不管如何她都要感谢程少商,在她看来找另一半就要找温厚踏实之人,在她看来,程少商就是温良之人。袁慎一直对凌不疑和程少商的婚事冷嘲热讽,凌不疑反唇相讥问他是不是嫉妒。袁慎说程少商对于夫妻情爱向来淡漠,有的只有权势和算计,希望凌不疑不要上当受骗了。凌不疑强忍着怒火说自己可以举荐袁慎入朝为官,免得他太闲了。以后程家众人的学习他也一并管理,就不需要袁慎了。袁慎说自己已经被举荐入朝,以后和凌不疑就是同僚,他会给凌不疑找麻烦的。凌不疑邀请他到时候参加自己和程少商的婚礼,袁慎说自己就像看看程少商这样精于算计的人,娶了她的人到底有什么好下场。凌不疑说他们一定会恩爱一生的,袁慎说自己作为文官肯定比凌不疑命长,他一定会好好看的。程少商来到宴席上,楼离和王玲率先向她发难,指责她刚和楼垚退婚就和凌不疑定亲,在她们看来,程少商退婚后就应该避走他乡凄惨过日。程少商忍不住的怼了回去,明明是为了成全何将军的忠义才退亲,怎么到了她们嘴中就变了味,再说了楼垚如何过活与自己何干。王姈和楼离却不肯放弃这个好机会,一口一个不懂礼教,没有廉耻的大帽子给程少商扣在头上,万萋萋忍不住仗义执言,指出她们心仪凌不疑许久却入不了他的眼。程少商也直接指出楼离没有教养的举止,隔壁的楼大夫人看着萧元漪的脸色不善,正准备教训楼离一顿,萧元漪却打了圆场。楼犇在这次的平叛中立了功,凌不疑表示圣上会论功行赏,他的才华肯定会被发现重用的。楼太傅听到后马上说楼家子孙本就该为国出力,再说了楼犇志不在朝堂。在楼太傅的威逼下,楼犇只好改口称是。这时候,延姬过来找凌不疑,说程少商将风衣落在了他的车上。…
sitemap